oi86i精华玄幻小說 《乞活西晉末》-第七百五十二回 絃斷時分展示-3bl9a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
“刘粲这厮原来不是遇刺之后的反攻倒算,而是事先就投靠了华国!?他是匈汉太子诶,还没山穷水尽就主动降了,他脑袋进水了吗?”平阳城内,刘粲的法场宣言一经传开,一众被蒙蔽的匈奴大兵们顿时懵逼了,离乱了,也尴尬了,更是不知所措了!
刘粲杀兄弟亲族可以理解,咱匈奴人争权夺位素来够狠够毒够血腥,冒顿大可汗都是宰了他老爹才得以上位的嘛,可是,血旗军还没打到家门口,他刘粲怎么能就此自废武功,主动投降了呢,皇位就那么咬手吗?要说他为了顾忌军民性命,就凭他过往那凶残暴虐兼荒淫奢靡的德性,鬼才相信,定是那厮贪生怕死,还太子呢,刘聪真瞎了眼!
“不对,肯定是靳准背后干的,那厮本就奸佞,更能干得出这种事情!”终于,有聪明人觉出本质,并迅速成为共识。由是,匈奴大兵们愤怒了,骚乱了,想要说法了,只是,蛇无头不行,左右上下一通寻摸,现在大一点的头儿都是靳准嫡系,其他人不是被宰了就是被关了。咋办?
“大家已经跟着刘粲亦或那个靳准,屠了那么多,抢了那么多,若不继续跟着,还能指望刘聪饶恕咱们吗?再说了,好似刘聪与匈汉真就已经没啥奔头了呢!”这时候,另一种声音适时出现,且音量越来越高,赞成者越来越多,“得,上层都他妈的一地鸡毛,大伙儿索性将错就错,跟着投了华国吧!”
且不说一众被裹挟的匈奴大兵们在认清现实之后,终是无奈选择了一条道走到黑,呃,是走上光明大道,平阳剧变的消息同样传到了平阳民间,数量更多且饱受欺凌的汉民们却是兴奋了,有盼头了,大奸臣靳准也不再可恨了,谁不愿跟着华国混生活呢。由是,平阳城非但迅速稳定,更还略有了上下一心奔小康之势。
不愧是史上留名的反骨仔,靳准立即抓住这个民意,从底层汉民亦或汉奴中大肆征调青壮,发放兵器,组建武装,以最大力度的预防外镇匈军随后而来的疯狂反扑。当然,靳准此举是否又一次的裹挟汉民,用以裹挟血旗军快点来援,其想法就不为人知了,毕竟,功劳大大的中心开花也意味着凶险大大的孤军奋战,靳准有足够理由怀疑,阴险不输于他的华王会否见死不救,给他靳准来一个上房拆梯!
不过,暗中提防是一码事,一颗红心又是另一码事,靳准既然做了,就会尽量做好。为了立功华国也为保全自己,在全力整顿平阳城之余,他也不忘在匈汉后方四处点火,一边依旧无耻的打着刘粲旗号四下传檄,一边则发动千丝万缕的关系网,劝说各郡各县各匈军主动投诚,甚或哪怕是做官事态。他的这一举措,确也使得匈奴境内一片大乱,匈汉东、北的两道防线眼见就将成为孤军。
靳准此举最大最直接的成果,则是匈汉的黄河水军发生内乱,占据主力的汉族直接杀官造反,灭了平素作威作福的一干匈将,令匈汉西南部的黄河岸线对血旗水军洞开。自然,靳准做出这么大的动作,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他对老马岭一线勉力封锁着消息,可惊闻依旧迅速传往了老马岭的匈奴皇驾…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轰轰轰…”五月十三,老马岭山区,夕阳斜照,渐歇的轰炸余音犹存。一队队血旗军兵正拖着伤员死者,交叉有序的撤往山下,被硝烟染黑的脸上,虽然坚毅不改,可也难掩疲惫之色,来自全身心的疲惫。
大魔法師旅途
山岭之上,则是一群群灰头土脸的匈奴兵壮,目送敌军退走,又等到炮火停歇之后,他们总算暂时松了口气,或清理着横七竖八的尸体,或修缮着受损的壕沟地穴,或横仰八叉的躺倒偷闲,口中则一边念叨着长生天,一边诅咒着这场不知何为尽头的战争。
謝謝妳贈予我好時光
数日来,血旗军对匈奴防线的攻击如火如荼。每每白日攻山,血旗军都利用进攻军兵引出匈奴兵的机会,由山下重炮伺机轰击,开花弹大发神威,无情屠戮着敌方守卒。凭借火器优势与军兵悍勇,血旗军已然推进了数个山头,更已歼灭守敌三万有余。而在白昼主动进攻之余,连夜不停的空袭依旧在摧残着匈奴军兵的身心与斗志。
然而,有刘聪坐镇的匈奴军确也顽强,他们居高临下抵抗激烈,精锐裹挟着兵壮,与血旗军在一道道山岭防线上展开殊死争夺。你死我活的绞肉机,直令血旗军的伤亡也已达到两万。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匈奴人不愧战斗民族,渐渐已经摸清了血旗军步炮协同的战术,甚至想出了挖战壕之类的不少应对举措,令双方的战损比正在逐渐拉平…
匈奴的中军大堂,依旧是那个山洞,此刻正将佐济济,举行着每日的例行军议。数日下来,按照血旗军炮轰加空袭的规律,每日也就日暮收兵后与早晨开战前的两小段时间,老马岭一带还算比较清静,而苦逼的匈奴人,也只能就势将日暮时分定为了军议时间。
最強瀧影 面包菠蘿
人鬼殊途,请君远离
正座之上,刘聪难掩病态,仅仅四十岁的人,鬓角已有斑白不说,形容更是颇显枯槁。摆了摆手,他打断了并无新意的战情分析,淡淡道:“战斗焦灼,唯死抗尔,且先议到这里吧,诸将还当勤勉任事。对了,呼延爱卿,那些周边势力可有什么新动向?”
普通的普通
小桃紅 玉胡蘆
洪荒凶兽传
听得此言,一众将佐纷纷将期盼的目光投向掌管军情的呼延晏。须知如今聚集双方主力大军的老马岭鏖战,看似遥遥无期的对耗,实则胜负手却在它处。骑虎难下的血旗军选择在此拖住匈奴主力,暗中则苦待其他战线的重大突破;而匈奴人同样不得不在此咬牙坚持,心底则企盼着那些不靠谱的盟友们动作快些快些再快些。双方都如斗红了眼的公牛,更如绷紧至及的弦,直待哪一方先行崩断!
“目前王敦所部仍在官渡与血旗军鏖战,伤损颇重,却因血旗军后援不觉且火器犀利而难以突破。”说了一句,呼延晏见刘聪面色转阴,忙又面带春风道:“不过,据最新消息,东晋先后已有三十万大军北上驰援王敦,先头部队更已从南阳郡北上渡过伊缺,一路并无阻碍,预计现在已经抵达了洛阳。”
“切,东晋士人们惯会趁火打劫,投机取巧,诶,不费一兵一卒便又得了块肉,想来其报纸上还会大肆吹嘘什么光复故都了吧。”吃味的嘲讽一句,继而,刘聪不无期待道,“东晋得了这等天大好处,想来,其他周边势力该坐不住了吧,可有正式进攻华国者?”
“其他势力并无动作,实因华国已经抢先出手了。”眼底闪过苦涩,呼延晏叹了口气,如实解释道,“据报,华国水军大举出动,对沿海各家势力做出了威胁,此外,其黄河水军更是先行动兵,于三日前猝然突击了齐晋一应黄河水军与渡头,并扣押了黄河上的所有船只,以至齐晋与东晋即便想要进攻河北,也得先行凑齐渡河船只,且还不知时日,是以,北方鲜卑诸军便仍按兵不动。倒是那语文鲜卑,闲着没事,竟趁机洗掠了辽东郡。”
厄运之灵
“直娘贼,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咳咳咳…”刘聪的脸色复又转黑,一激动之下,却是一通剧烈咳嗽。好不容易才停了下来,他偷眼看了把帕巾上的血迹,暗叹口气,仍是不动声色的将之收起。
“陛下神武,今日战果统计出来了,我方伤亡三千有五,血旗军的伤亡估测当有三千之数,双方战损比相较昨日,再度有所下降。恭喜陛下!”正此时,一名轮值的汉人郎官进得洞来,跪拜于地,向刘聪禀道。或因战况比起昨日更好一分,这厮的声音倒是大了一分,眉宇间更是略有些许喜意,浑一副邀功献媚之色。。
清穿之我是娜木钟 远山怅
白痴!一点眼力劲都没有,想讨喜想疯了吧?洞中一众高官将佐心中暗啐,果不其然,刘聪正好得了一个出气筒,顿时大发雷霆道:“混账!有何可喜!?三千有五,我大军如今仅余八万,还有多少个三千有五?还能坚持几天,是两旬还是半月?哼,似你这等废物,除了浪费米粮,留之何用,来人,给朕拖出去砍了!”
尋寶全世界
且不说屎尿齐流的郎官如何哀哭挣扎,斩了个倒霉蛋的刘聪,心绪已然稍平,倒是有了应对,他沉吟道:“既然南方汉人缺乏船只,我等完全可以与之密议,骤然动用我大匈黄河水军,协助他们于洛阳孟津渡河嘛。只要筹划得当,定可打华国一个措手不及…”
众将皆听得眼前一亮,可不待谀辞如潮,却有郎官扶着一个跌跌撞撞的红旗信使闯入,凄惶的声音随即震彻山洞:“陛下,大事不好啦,平阳剧变,太子,太子与靳准联手,清洗军伍,斩杀公卿,进而易帜,投了华国。还有,黄河水军闻讯后也哗变造反啦!”
静!洞中顿时死一般的寂静,方才还因自己智计百出而小有自得的刘聪,脸色瞬间苍白,继而变得涨红,然后,他哇一声吐出三两老血,身体颓然软倒…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